CathulhuMeow

G

不打tag,我只是mark一下。
其实我已经开始思考继续写太阴升那个了,原来有点晦涩,而且zz的我很多地方都太浮夸了,还要修改一下…呢。(蹲)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—— 太阴升,鬼相显 ⑹续

→接上篇:http://m00n-l1ght.lofter.com/post/1d348a0e_1037b9d3
→茨木童子的黑历史。

踏歌行

伍章.续

他未能确认这莽行所造成的,便跌入了无际之境。

那地方是没有底,只管将一切吸进去,把最不堪碰的地方曝光出来。

茨木童子睁开眼,却是发现这熟悉的情景:那最丑陋的正拿着根长棍挥舞着,一旁的小倌们在捂着嘴偷笑。

此时他真正肉身上的伤痛才显现出来,正是蔓延在一条条红肿的伤痕上。

打骂声,旁人的窃语,少了半口牙的看客漏风的笑声,茨木童子这样茫然着,实在是这幻象太甚,堪堪让这恶鬼不知所措了。

“你未可如此……停手吧。”

他蓦然抬头向那源头望去,幸得人群围得密,也不曾遮断那人的...

—— 太阴升,鬼相显⑹

→茨木童子视角。
→大概还要拖下去了……所以先给下一篇(不是这篇《踏歌行》的下一章,是另一章,见序)做个预告。
→上一章戳:http://m00n-l1ght.lofter.com/post/1d348a0e_10215cec

踏歌行

伍章

当酒吞童子寻得这大鬼之时,再使那半月倒行它走过的整个路程,便是那真故事①的开始。(①狭义指茨木童子视角的驭魂之事)

茨木童子向着那星光的照耀睁开眼,他四下一扫,嗅着这夜间流动的阴风,不过几声飒飒树响。

这恶鬼却是冷哼一声,右爪似是空空朝身侧猛地抓去,一物被那鬼手挟住,却是只小鬼,被捏得妖气凝不成形,只好徒然扭曲着。

“汝以为……这般伎俩便能逃过吾的眼吗?”

他边嗤笑着,鬼手...

—— 太阴升,鬼相显㈤

→茨木童子觉醒。
→上章戳:http://comedy-manners.lofter.com/post/1d348a0e_100aa794


踏歌行

肆章



酒吞童子借着那赤脸轮飞在前头拖曳的妖力,似是大雁乘风般掠于树梢上。

他这般行得极快,却是一边留意着前进的方向,一心又在这急乱风流的簇拥下不免念着那生死未卜的大鬼。

当初他二鬼从狼藉一片的伊吹山走下时,那茨木童子仅是钦佩着他生来的强大。那神血蕴着不可忤逆的威权,又在如今助他觉醒,与尚在修炼却苦苦难抵那微妙隘口的鬼子哪可相提并论。

这便仅是那茨木童子的痴迷,亦是鬼者尚强的缘由。

他心下一紧,面上眉头皱着,连踏几步,竟是要隐隐追上那前头开路的巨轮。而那...

—— 太阴升,鬼相显㈣

#茨酒only# 

→酒吞童子收服轮入道。寻找茨木童子。

→前篇第贰章:http://comedy-manners.lofter.com/post/1d348a0e_1006e192


叁章

踏歌行

那火轮见他这般妄言,不由得大笑道:“汝这恶鬼莫要猖狂!吾虽是付丧神之本,但这怨念也非是一朝一日所成的——孰胜孰负且不是汝能下定论的!”

说罢,它便盛起火光,竟直直横撞向那妖。酒吞童子见其这般架势,便心知其正是要凭着蛮劲,直接一击定胜负罢。虽是莽撞,却速度极快,又缠着灼灼烈火,着实棘手。

不过酒吞童子此趟也是有备而来,他早便听说过这山上日日夜夜奔着这般怨鬼,各地僧侣道士却没一人能制...

—— 太阴升,鬼相显㈢

#茨酒only# 

→【啰啰嗦嗦一大段写了吞哥的人相为另一篇做铺垫。】

→前篇第一章:http://comedy-manners.lofter.com/post/1d348a0e_fedc796


貳章

踏歌行

且说那酒吞童子原本在棵枫树杈上合眼躺着,虽是这于妖鬼来说算作多余,不济他心魂上习性使然。他原本这非茨木童子那般急于求成,便顺着这怠惰之意了。

此时便是夜晚,只那玉蟾蜍在空中趴着,周身的明星被稍厚的云层盖着,便失了以往那般风采。眼见那白虫越爬越高,长舌似的亮辉就要触及安眠着的大妖了。

雪似的白纱正像是在蚕食那躯壳一般,妖鬼的肌肉被裹起来吃下了,仍笼罩的却已俨然成...

—— 太阴升,鬼相显㈡

→CP茨酒,CP茨酒,CP茨酒,请务必看清CP再继续阅读🙏🏻。

→前篇请戳:

【序】http://comedy-manners.lofter.com/post/1d348a0e_fea7a4f


壹章

踏歌行

此事发生于二鬼尚在一同修行之时。

酒吞童子那日难得靠在树下休憩。正午的烈日太盛,亏得他寻了这林木茂密些的山头,好歹有个乘凉之处。他虽是合着眼,却并未完全松懈下来,背靠着树干,好像在等什么人。

不过片刻,从远处传来树叶脆响夹枝干摧折声,一个同他一样白发的妖怪踏了树梢而来,最后一蹬稳稳落在他身旁。

“呦,几日不见,你修习已有些成色了?”这处酒吞童子已然睁开眼,笃定地望着来的...

—— 太阴升,鬼相显㈠

【搞成子博了,重发一次】

→地狱破势茨x酒歌轮入吞。【轮入吞是我的梦想…】

→一个短篇集,各篇都是按照序的剧情和时间线写的。 

→茨酒竹马。 

→私设很多。


星之鬼和月之妖

在近畿有月光的晚上,你常会看见一只白色的大妖。

他便是大江山的鬼王。其母亲没有什么可说,父亲却是位失了神格和神容的神祇。因受了种种奇妙的牵连,他原本是诞于其父所守护的山头,做了个与那山同名大寺的小沙弥。

半神的血统使他容貌俊美,那寺本是香火不绝,惹得许多看到神子的女香客心下荡漾、爱慕不已。

奈何他身就高贵,又极骄傲,自是看不起这些浅薄的女子。更有闻名而来又不禁坠入爱河的千金竟郁郁...

返回顶部
©CathulhuMeow | Powered by LOFTER